法律學系

法律系可不是人人都唸得起的!除了要具備細密的思考、敏銳的觀察力之外,

還要有強烈的正義感,才能成為一個公正的執法悍將。 


正義之光 「法」家傳人

根據『民法』第一條規定……,這就是法律系學生賴以為分的法條,

對於法律系的學生而言,背多分是最基本的蹲馬步,

若連這基本的打底功力都沒有辦法的話,

那你的四年修練可能就只有一個慘字了得。 


法家宗族

名為法律,以法為主,所以只要有一個法字的書本,都是法律系的必讀經典,

如憲法、民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等等,這法家宗族一數起來,連兩隻手都不夠用。

但若要讀起來,可是四年都不休息。

所以法律系的學生連睡覺作夢都得與『宗族長老』會面,因此往往睡著後,

口中仍是背頌著一條條的法律條文。而為何如此用功?

當然身受考試逼迫,不然有誰會如此的對法條如癡如狂。


華山論法

法律系的學生除了有一身法語如珠的深厚內力之外,

有時在沉默的課堂上,老師一時興起還會來個華山論法,

頓時間,班上的同學有的是被告的辯護律師、有的則是原告律師。

而在一番針鋒相對下,也使無聊的課程,在瞬間多了人聲及看熱鬧聲。

但這樣的課堂起義,有時因為同學太過激情,也會造成『嗓門過大』,

讓路過的同學誤以為法律系的人都是這樣「激動且讀書過頭有點問題」。


平盤的報告

每每聽到別人的科系,都會深深感受到其他科系的有趣及好玩處,但回到系上,

對於法律系的報告,只能以股市術語「平盤」來稱之,因為法律系的報告有兩種,

一種是法條深論、另一種是現實狀況評論。說好玩嗎?和現實有一點點的碰觸,

說無趣嗎?似乎也有那樣的感覺。

所以報告往往都會變成蒐集、整理、打字、繳出、得分,就是如此,

就如法律讀的程序法一樣,有條又有理,一步一步慢慢來。

但若說起這個平盤的報告,法律系的學生還是寧願要報告,也不願上考場。

因為考試的準備時間永遠都是不夠用地,因此報告雖無趣,但考試更恐怖。


自閉法律人

背是法律人的第一要件、但自閉卻是法律人的天性,

你可否想想一個全天候和法條在一起的人,即使自己不想自閉,

別人和你談話也想將你自閉起來,這真的是法律人的可悲。

因為讀書是法律系的生活,所以當去聯誼或是和朋友出去,我們往往三句離不開法律。

花時間看日劇美麗人生一定會是法律人自己的悲慘人生,

因為連背書的時間都不夠哪有時間再看電視呢!

所以我們大部分的人對於流行一律是莫仔樣,

由此可知,法律人不自閉真的很難。


法律如結婚

律師及法官,就如電影中是正義的化身,

但實際上,讀法律就如結婚一樣,還沒跳入的人,爭先恐後想跳入;

跳入的人,卻是對天飲恨,只怪當時自己的衝動。

所以要進入法律系,一定要仔細想想,讀書、背法條、考試,將是你的未來生活,

若你命好、祖上積德,順利考上律師、法官,那或許是大學四年的收穫。

但實際背後卻要賠上一輩子在爭吵、不公、黑暗的世界中,尋找自己正義的一絲光芒。


縝密心 法律情

法律人的內心,似乎是排列整齊、有條不紊的蜘蛛絲!是經過有系統的編織所組成的,

法律人就在這個既定規格的網絡上,思考及處理自己一切大大小小的事。 


思考明確有系統 邏輯觀念超清楚

在一群人當中,通常都會有一個思考脈絡非常清楚,往往看得到問題核心的傢伙。

依據推斷,這位仁兄十之八九是讀法律系的!因為法律系會接觸一大堆複雜的案件,

要從中抽絲剝繭,找出發生的緣由和真相,是法律人的終極任務。

這種訓練使得法律人比一般人,有更敏銳的洞察力和推理能力!


固執的死腦筋

由於法律人有著極為完整的思考系統,所以當他們思考一件事物時,

往往依循著既定邏輯的思維結構,顯得非常死板。

這也使得他們做起事來一板一眼、一絲不苟!

可以說是龜毛到了極點。這種情形在玩「心理測驗」時特別明顯,

心理測驗主要是直覺的反應,但是法律人卻是以一種審慎的態度去分析、

解構整個問題,使得整個測驗變得一點都不有趣,法律人就是那麼地掃興!


憤世嫉俗法律人

「法律」代表的是執法,所以法律人非常尊崇規範。

法律人無法容忍違反規定的事,所以顯得憤世嫉俗、

對社會的許多事情感到不滿。

當一個法律系學生在自家門口踩到狗狗的「黃金」,

可能就會開始碎碎唸…從民眾公德心說到台灣馬路的清潔制度,

又延伸到流浪狗造成的社會問題…你會發現法律人真是有夠「雜念」。


正義使者

由於唸的是法律,法律人非常崇尚公理正義!只要看到不合理的事,就會挺身而出,

他們是標準的現代俠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他們做人的守則!

他們是那種會指責他人不是,而且不留顏面的人。

「老頭!你可不可以把屁股放在椅子上,你走來走去人家怎麼看電影啊!」、

「喂!少年仔,你下次再插隊當心我斃了你!」

這些話語常常從法律人口裏說出來。他們的伴侶通常是很悲情的,

因為,真是有夠丟臉。


敏銳的洞察力

一旦你是法律人的朋友,其實內心是充滿了矛盾,又快樂又難過。

快樂的是一旦遇到麻煩事,身邊有一個足智多謀的軍師,可以替你代憂解勞,

自己完全不必用到大腦,缺點就是日子一久,腦袋會急遽退化,有如豬頭!

而難過的是,在這個朋友面前,沒辦法有所隱瞞、也不能含混其詞。

因為法律人犀利的眼睛可以完全看穿你拙劣的謊言!說謊的你在法律人面前,

就有如嫌犯一般,他會用盡方法突破你的「心防」,

逼你吐出一字半詞來,這種審問的感覺是很難堪的。


悶騷型人種

事實上,法律人都有一顆熾熱的內心,只是內斂的他們,不會明白地表現出來而已。

所以,我們也可以幫法律人貼個標籤(是好的不是壞的喲!),就是「悶騷」啦!

但是這也代表法律人,有一定的魅力,對吧?


法律真經 修鍊秘笈

法律系,在一般人既定的觀念中,就是個「對不起,累死你」的知名科系,

但也唯有通過四年艱苦的磨鍊,才能成為正義公理的執法悍將!究竟法律弟子,

需要練就什麼功夫,怎樣具備法律派別的十八般武藝,且看以下分析。 


勤練基本功

練功之初最重要的是加強內功的根基,

所以大一、大二主要是「實體法」方面的課程,

何謂「實體法」?就是「民法」跟「刑法」!

不過在大一,民法和刑法都只上到「總則」,

千萬不要忽視總則的重要性,它可是貫穿整體法條的基本精神,

也是培養無知的法律新鮮人最基本的概念課程,

可以說是打通法律人任督二脈的絕學,

若對它只是一知半解的話,往後的日子就不必混了,

所以在大一的打底階段,可得好好花點心思!


與大腦拔河

到了大二,民法的「債篇」、「物權篇」、「親屬篇」、「繼承篇」

和刑法的「分則」部分,通通一股腦兒冒出來!

加上插花的「商事法」,簡直把法律人給整慘了。

這時的法律人,才知道唸法律可不是好玩的,

不但條文得記得滾瓜爛熟,連條文的內容都必須一字不漏地背出來。

這時的法律人可是每天都和大腦做拔河競賽,

你拼命死記,腦袋是拼命忘記,這段時期,實可謂之法律人的「黑暗時期」。


學派之爭 累死學生

到了三年級,進階的外功修行就正式出場了。

「程序法」這個令所有法律系學生痛苦指數急遽升高的名詞,總算登上抬面!

所謂「程序法」,指的就是「民事訴訟法」和「刑事訴訟法」,

也就是進入訴訟程序之後法律事宜的介紹。對於大部分的法律學子來說,這兩門課,

根本就是撒旦的傑作,不但法理多、程序多,需要死背的地方更多。 

最令人痛恨的一點,法律系學派分際非常明顯,留德派教授和留日派教授,

無論在教學上或觀念上,都是極為堅持且固執於自己的論點,

兩方是水火不容、老死不相往來!

學生變得要讀兩套不同的理論,考試還得根據教授的派別,小心翼翼地作答,

才能安然PASS…所以法律人在大三時期,是「加倍」的苦!


最輕鬆也最辛苦的最後時光

大四,可以說是最輕鬆的一年了,歷經千辛萬苦,才熬出頭的法律人,

在最後的出師階段,只有「法理學」這門大四首席必修科目。

而「法理學」的主要內容就是「哲學」!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裡面充斥了一些在哲學裡面才會出現的人物,像蘇格拉底、柏拉圖這些古人,

他們對法律的看法,構成了這堂課。 

如果你把它當作一個故事來唸,可能會比較有趣些!雖然法律人大四的日子,

較前三年那種令人吐血的生活,輕鬆許多。但此時的法律人,

往往是為了考試而努力不懈,因為不論是律師資格考、法官或檢察官的考試,

甚至研究所考試,考的科目雷同得近乎相似,所以準備一項就可以考全部,

法律人的未來和前途,也繫於這些重大考試上。

說大四的法律人生活輕鬆,事實上可能也不好過!

應該是說,學校課業輕鬆,準備考試難過。


成為正義的化身可不容易

雖然法律人有著崇高的社會地位和優渥收入,

但是法律人卻不是容易當的,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唯有通過重重關卡,才能擁有法律人難得的尊榮,

若你自信自己有超人的毅力和堅強的意志力,不妨放馬過來,

加入正義使者的行列。


分門別類談法律 各家派系均獨到

法律系,這個在台灣擁有崇高學術地位的科系,近年來的發展,

大約可以區分為大陸法系、英美法系和財經法學三個方向,大體來看,

可以這麼下一個評語,就是「正宗大陸、另類英美、燙手財經」,

由此可知這三類領域在台灣法律界的分量為何。 


傳統法律宗師

說起法律界祖師爺,非台大法律莫屬。台大法律系在學界可說是歷史悠久、

人才濟濟、名師眾多、課程豐富、饒富權威…說了這麼多,

就是強調台大法律的地位是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也!為什麼每年的律師特考,

台大法律都能大有斬獲、屢得佳績呢?難道台大的學生比較優秀嗎?那可不一定,

看看台大的名師-王澤鑑、黃茂森、詹森林、林山田、邱聯恭這些一代宗師,

在法律界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各個都是法律徒子時時膜拜的對象,

也是常見的命題教授。你想想,台大學生耗盡四年的寶貴時光,

拼死命地擺尾、抱大腿、和這些教授鎮日糾纏,總能夠了解這些教授的好惡吧!

這是台大學生考試時的「優勢」所在。根據側面打聽,

某位不願具名的法律系同學指出,台大教授們認「筆跡」的功力也是一流,

閱卷時見到平常看慣的筆跡、熟悉的論調,自然順眼許多。而在批改成績上,

可能也有些「優待」的地方。不過這個說法難以證實,僅能做為一個小參考。

公務員專門學校

台灣法律界,除了台大法律的神聖地位是難以撼動以外,

台北大學法律系(也就是前中興法律)是另一個有著優秀傳統的校系。

中與的特色就是在高普考上,一直有著傲人的成就,

現任的法官、檢察官大部分都是中與出身的!

所以在法院,可以說「中興派」的勢力,是駭人的強大。

據某位要求打上馬賽克的法律系同學指出,中與在高普考的顯赫威名,

讓它贏得「中興法律補習班」的稱號。另外,中興在實體法上也有諸多名師,

如「民法」的林誠二、「刑法」的甘添貴,都是箇中翹楚,

兩位都具備了豐富學養和生動活潑的教學方式,

深得學生喜愛,也是中興的一大特點。


英美法系唯一堡壘

台灣的法律學界幾乎都是大陸法系的天下,尤其以留德派為大宗。

但是東吳法律系,卻是台灣難得的英美法系重鎮,

也為台灣法學界,開了一扇通往西方的窗口。

這樣諂媚,應該可以頒個獎狀吧!想當年大陸時期,

東吳法律系就已經名聞天下。到了台灣,東吳仍舊秉持優良的傳統,

努力開創自己的一條路。法律系上經過各派的鬥爭,嗯…應該是「討論」之後,

東吳終以英美法系的教學,做為自己的發展特色,

這也是為什麼東吳的法律人要讀五年的原因,

就是要增強「比較法學」方面的素養!


當紅炸子雞-財經法學

「財經法學」是近年來法律學界最熱門的領域,輔大、中原、真理及台北大學,

都把財經法學獨立出來,成為單一科系,以因應經濟時代的需要。

這些學校的財經法學系,和商學院都有資源分享的結合,

讓學生不但具備法律素養,同時擁有商業知識。

這也就意味著,這個科系的學生必須接受法律和商學的雙重考驗!

不但要抱著六法全書和公平交易法、商事法等等「優良讀物」狠K,

還要應付會計、經濟的洶湧而來的專有名詞和理論。

更因為近年來大陸貿易的熱絡,還必須了解大陸現勢及兩岸關係,

以處理層出不窮的商業糾紛。所以財經法學系的同學,

往往背負著更大的學業壓力。


法律學問何其廣 第二專長最重要

在現今社會,法律的應用是無所不在的,法學已經朝多元化發展,

法律人的出路也不只律師、法官、檢察官這些職務,各行各業都需要法律人才,

所以法律人最重要的是充實自己的第二專長,

無論是商業、政治,或是傳播,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以上轉載自網路



創作者介紹

我愛故我在

stage9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